强化司法干预 呵护幼苗成长
作者:林珑 发布日期:2016-10-26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小红(化名)是一名单亲家庭儿童,之前跟随母亲同继父刘某某一起生活。2015年3月,母亲亡故。时隔一个星期,继父刘某某开始对小红实施强奸,之后持续性侵达半年之久。2015年9月,小红向姨母哭诉,刘某某性侵案被告发。

近日,玉环县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提起公诉,督促被害人的近亲属向法院提起刘某某监护权撤销之诉,并与县司法局协商为被害人亲属提供法律援助。

这是最高检、最高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联合颁发的《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》实施后,玉环县首例监护人撤销之诉案件。

然而小红的困围虽解,性侵未成年人的问题却仍值得社会关切。

性侵未成年人高发为哪般?

据了解,玉环县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数历年居高不下,性侵未成年人案一直处于高发态势。开年至今,玉环县检察院未检科已经受理11起性侵害未成年人刑事案件。

从案件发生类型上看,性侵害未成年人绝大多数都是发生在关系密切人之间,师生、亲属、监护人、同龄人等是实施性侵未成年人的高发群体。玉环县检察院自去年10月份以来已经受理审查起诉三起继父强奸继女的案件,其中两起便是继父在孩子母亲离家或亡故后,对孤立无援的孩童实施性侵犯。

基于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传统观念,很多被害人及其家属往往选择帮助隐匿犯罪。据介绍,在玉环县检察院今年办理的张某某强奸继女案中,被害人曾在案发时通过自己的朋友及时报案,案后因与母亲发生争执独自前往上海打工。在审查起诉阶段,被害人的母亲陈述:“这个女儿是我和前夫所生,平时也不听话。张某某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,家里还有个学龄孩子需要上学,我对张某某的行为予以谅解……我一个女人,也没有办法。”

“在本案中,被害人的母亲因各种原因选择谅解被告人可以理解,但这恰恰也是损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。”承办检察官在答辩时据理力驳。

除了容忍犯罪,性保护知识缺乏、求救无门滞后也助长了性侵者的气焰。

玉环县检察院检察官梁美富介绍,在刘某某长达半年的强奸犯罪过程中,学校老师已经通过其他学生了解了小红被侵害的情况,并与小红本人确认过,但却未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。“在一般人看来,这是孩子的家务事,应该由其亲属代为处理。但是法律并不这样看,司法机关鼓励公民举报犯罪。”梁检察官说。

不仅如此,性侵案件由于情况特殊,报案不及时往往会造成赖以定罪的客观证据灭失,甚至被害人本人也不能准确回忆案发时的具体经过,这些都会导致案件办理极其困难。此外,因性侵往往发生在相对独立的空间内,案发的经过实际上只有犯罪人和被害人双方才了解,被害人或者家属的部分行为甚至可能会破坏证据。“对于实施家庭暴力、虐待、遗弃、性侵等家庭监护侵害的,从儿童权益第一出发,请务必第一时间向公安、检察或者法院举报。”梁检察官强调。

及时司法干预 救助性侵被害人

根据刑法规定,性安全权利是妇女人格权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一方面,法律对性侵打击力度大,处罚重。在《刑法》分则条款中,性犯罪基本属于重罪条款(如强奸罪最低刑为三年,最高可判死刑),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应依法从重处罚。另一方面,法律对妇女性安全保护范围较大。从罪名上看,有强奸罪、强制猥亵罪、侮辱妇女罪、强迫卖淫罪、引诱幼女卖淫罪、引诱、容留、介绍卖淫罪、组织淫秽表演罪等,涵盖各类型侵害妇女性权益犯罪。

在家庭性侵害中,遭到侵害的是儿童,遭遇困境的也是儿童。由于生活、学习、医疗救助都依赖于家庭,他们在遭遇侵害后可能会陷于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。因此对于部分家庭困难、行为出现异常的性侵被害人,检察机关需要及时干预,实施紧急司法救助。

在物质层面,对于部分家庭困难或者嫌疑人为家庭主要生活来源的被害人,检察机关及时干预并主动帮助被害人提供司法救助。据了解,玉环县检察院今年已为两名被害人申请到国家司法救助金28000元,另一笔50000元司法救助金已提起申请。在精神层面,检察机关帮助被害人恢复心理健康,实现帮扶效果最大化。目前玉环县检察院已联手专业社工队伍,启动“牵手”未成年人帮扶项目,为被害人提供长期心理疏导,帮助其尽快走出心理阴影。

贴士

被性侵后怎么办?检察机关建议:

1、及时报案

2、被害人不能洗澡或者擦拭身体

3、不能接受行为人的财物

4、准确记忆对方的身体特征,如隐私部位胎记、伤疤等

5、案发日的衣物,随身内衣裤不能清洗

6、要在公安机关陪同下就医





0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